快捷搜索:

恕我直言 《阴阳师》手游改编电影真的不是作死?

中国人拍西方骑士,外国人拍中国武侠,你能想象中国人拍《阴阳师》手游改编电影?这次终于轮到《阴阳师》从手游穿越到电影了,然而日本阴阳师要登上国庆电影院,这是作死还是挑战?

  3月1日,华谊兄弟工夫影业发布“想象力工业”电影计划,这个计划中确定了《阴阳师》手游改编电影的项目,并且指出《阴阳师》定档于2018年国庆

恕我直言 《阴阳师》手游改编电影真的不是作死?

  如果你要问二白游戏改编电影好不好,我当然会说好啊。但是,这《阴阳师》手游改编电影真的不是出来作死的?

  卖座而不叫好,亏本还遭喷

  事实上,游戏改编电影并不少见,不过至今为止主机游戏改编而成的电影占了绝大部分,而这些作品总体陷入了一种十分尴尬的情况中:要么是卖座而不叫好,要么是亏本还遭喷。主机游戏改编的电影如《生化危机》系列《魔兽世界》等尽管票房可观,但却始终逃不掉被诟病的下场:电影剧情与游戏剧情间的平衡没有把握好,情怀IP被消费,游戏互动和电影被动间的转换矛盾······

恕我直言 《阴阳师》手游改编电影真的不是作死?

▲《生化危机5:惩罚》的豆瓣影评

  虽然主机游戏改编电影早已“尸横遍野”,但游戏IP的“吸金”能力还是毋庸置疑。于是随着近年手游的流行,商家开始盯上了手游的IP,手游加入了改编电影的队伍中来。不过,目前为止这些作品也未给大家带来太多惊喜。

恕我直言 《阴阳师》手游改编电影真的不是作死?

  手游改编电影中,比较,相对,勉强,或者可以算得上是成功的作品可能就是《愤怒的小鸟》了,它凭借7000W投资换来近3.5亿美元的票房。《愤怒的小鸟》初尝甜头后,手游改编电影的后来者似乎络绎不绝。什么《水果忍者》《猫咪后院》《俄罗斯方块》都扬言要改编成电影。而去年上线后一直大热的《阴阳师》手游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,趁游戏还火爆之际,宣布搭上了“试水”改编的列车。

恕我直言 《阴阳师》手游改编电影真的不是作死?

  但是,《阴阳师》真的能过审?

  编剧改编《阴阳师》要面临异域题材这个改编难题。游戏剧本改编成电影本身就有一定难度,而这款游戏更是一部以古代日本为背景的鬼怪作品。《阴阳师》手游以日本平安时代为背景,讲述了阴阳师安倍晴明于人鬼交织的阴阳两界中,探寻自身记忆的故事,这次由中国人拍古代日本的志怪故事,还要定档在国庆期间,感觉就是作了个大死。

恕我直言 《阴阳师》手游改编电影真的不是作死?

  拍摄日本背景的鬼怪作品起码有两重障碍,一是文化差异,二是政治敏感。国人拍摄过的日本背景电影屈指可数,能成功的更是凤毛麟角,挖空心思二白只记得《东京审判》这部强烈正能量的电影了。而《阴阳师》手游的主人公还是日本人,如果由国人来扮演,辣么他到底讲中文还是日文?

恕我直言 《阴阳师》手游改编电影真的不是作死?

  先别提票房大卖,二白觉得它能过审核就真是大吉大利恭喜发财了,二白似乎已经预测到影片上映后观众的反响:

  XX,把日本题材的鬼怪故事拍得这么好,拍中国的反而是烂片!

  XXX,垃圾电影,毁我游戏!

  怎么去平衡?

  不过,其实与大型单机游戏相比,手游的剧本有两个特点:游戏营造的世界相对较小,游戏剧情相对简单。故事电影需要在两个小时内向观众们呈现出一个完整的“起源-对抗-结局”流程,所以在面对分分钟需要几十甚至上百小时才能通关的单机世界,取舍是编剧的一大难题。而手游的剧情往往简单到几乎可以忽视,这样一来编剧有了更多的改编空间和可能。

恕我直言 《阴阳师》手游改编电影真的不是作死?

▲《生化危机》系列电影

本站为您推荐: